{ SKIP }
文:五花馬  
POSTED ON 15 Nov 2019
時代變遷標誌著新舊交替,這一點是必然的定律。只不過這個過程不一定是和和平平安安樂樂,為了打破困局去走前一步,無可避免會造成矛盾和衝突,而更激進的改革手法是解決方法之一。在葡萄酒的世界裡亦不時有這種牽涉數代人的革命事件。
意大利現時貴為全球葡萄酒出口量最大的國家,國內最貴的葡萄酒是 Barolo 紅酒,來自北部 Alba 大區內的 Piedmont 區(同時盛產白松露),升值潛力非常可觀。這款高級葡萄酒在 19 世紀末到 20 世紀初是當地貴族和皇室御用酒,所以有過一段光輝歲月,可惜到了 20 世紀中期由於法國葡萄酒掘起和消費者口味的改變,Barolo 成為乏人問津的賣剩蔗。
傳統的 Barolo 法例規定以 100% 本土紅葡萄品種 Nebbiolo 釀製,並用大型斯拉夫尼亞木桶(Slavonian Oak)陳釀多年後才出售,風格是較乾口、高丹寧、高酸度、較高酒精度,需要很多時間去陳年才開始適合飲用;相比之下,法國葡萄酒反而更容易入口、更討人喜歡,加上法國酒莊更重視衛生條件和先進技術,使得 Barolo 一下子在市場上大為落後。Barolo 滯銷,甚至逼得當地酒莊用「買三支 Dolcetto(當地一款很便宜的餐酒)送一支 Barolo」的方式促銷,但依然無法擺脫困境,大部分人都非常貧窮。
絕境促使人進化,60 到 70 年代開始有數位當地青年明白到不改變 Barolo 就會從此沉淪,所以作出非常大膽的決定:學習法國葡萄酒的釀造方法和技術,並應用於釀造 Barolo。這些新一代的激進改革行徑立即使他們成為「Barolo 的大罪人」,溫和一點的老一輩就戲稱他們是「Barolo Boy」,年輕人什麼也不懂,激進派更加主張將他們革出 Piedmont、甚至進行惡意攻擊。改革派代表人物之一 Elio Altare 就是堅持改革,最後被趕出家門之餘更激死父親(名符其實的激死,有興趣可以看看數年前推出的 Barolo Boys 紀錄片),使這場 Barolo 青春風暴更加白熱化、並被後世稱為 Barolo War。

葡萄酒是一種歷史悠久的傳統工藝,但始終必須進步才可以生存,死抱著所謂「傳統」只會變成化石。曾幾何時有無數葡萄酒曾經紅極一時、卻最終無人再造,意大利名酒 Barolo 幾乎都踏上這條不歸路,若果沒有 Barolo Boy 的激烈改革並在 90 年代開始成功打入美國市場、最後走向國際,Barolo 就不會為世人所知而得以存在下去。近幾年傳統派 Barolo 超越 Barolo Boy 重新成為市場主流,有人說這證明還是傳統更加好,但是否又忘記沒有這場 Barolo Boy 的青春革命,Barolo 又怎會擁有一個未來、能夠今時今日得以發揚光大
Winter is coming,Christmas is coming,加上心寒之事時有發生,或者除了保持信念和加多件衫,你可能需要一杯酒暖一暖身心,在臨近的節日中好好放鬆,然後準備未來繼續奮鬥。若果怕烈酒太刺激,紅酒也是個不錯的選 ...
watchesandwine
五花馬 - Winter is Coming(上)
05 Dec 2019
你唔好隊住先,唔係隻隻啤酒都得架!
watchesandwine
一日一啤酒 越飲會越瘦?
04 Dec 2019